导航菜单

菠菜代理一般返水多少-世界上最恐怖的鬼屋

‧數據圖表/第三勢力崛起?看歷屆政黨票得票變化立法院三讀通過反滲透法,餘波蕩漾,蔡總統辯論會強調為完整國安立法,保衛國家安全,但反滲透法也 引發外界擔心對自身安全造成箝制、傷害、畏懼與威脅; 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「我是一隻受凍的蟬。 」林保淳說,當局一意孤行,必欲將一套讓人民充滿疑懼的「反滲透法」付諸實施,其實主要的目的是藉此消弭異議聲音,而讓人民如秋末寒蟬,再也不敢發出如夏日般嘹亮鳴聲。「我是一隻蟬,蟬的本性就是要大鳴大放,為燦爛的夏日奏起交響樂,露水再重,風力再多,即便寒天將臨,還是非鳴放不可。我是一隻蟬,受凍的蟬,但不會是一隻噤聲的寒蟬。」 林保淳為此寫一首新詩:「我是一隻受凍的蟬,再響亮的鳴聲,也顫抖成低泣的嗚咽,滿胸的熱血,在冷雨霜箭下迅速凝結,原來陽光的夏天已經衰滅,陰霾的冬日如此酷烈,烏雲滲透入我窗縫裡審閱,我不得不與自由揮別與駱賓王同在囚列,但我的聲音不會斷絕,這是天籟,忍得住綿密覆蓋的霜與雪,如松柏蓁蓁的綠葉永久不會凋謝」。他說「自前年五月開始投入寫時論行列,始終有龐大來自親戚、朋友壓力,尤其是家人,幾乎沒有一個人不勸我「安分守己」一點,其中固然也有不認同我觀點的因素在內,但多數都是在擔心我會因言而賈禍,到時被秋後算帳,連微薄的退休金都會因而泡湯了。其實我也很不歡自己寫這類的文章,因為我必須花很多時間去蒐尋時勢動態資料,並構思、撰寫出一篇言之有據、論之成理的文章,寖漸連自己的本業學術研究,都因之耽擱了下來,委實有得不償失之感。但是我忍不住,我實在忍不住,忍不住我眼看著整個政治圈如此荒唐醜陋心中氣悶,忍不住見到一些自詡為知識份子的人循循縮縮畏葸態度,忍不住聞見網路上一些不負言責的人的肆意謾罵攻詰囂張,終於,我還是忍不住心會憤、手會癢,於是,不知不覺中,竟一連寫了百多篇的批論時政文字。雖然我讀過一些書,也擁有貨真價實高學歷,但我始終不敢自以為是,拿名銜來炫誇自己,認為自己的觀點就是絕對正確的,因此這些時論,偶遇若干反響時,我也樂於接受、傾聽對方的聲音,因為,無論如何,我都必須尊重別人,等同於尊重自己自由表達的權力。這不就是我們一直信奉不渝,且致力追求的民主價值嗎?容忍異議,不僅是對對方的尊重,更是對自己的尊重與信賴。我不想用一些冠冕堂皇的名言古訓來妝點自己,把自己說成是怎樣的了不起似的,我只知道,我不過是一介平凡的讀書人,想說一些我心裡真實想說的話,我只想對自己負責,先對得起自己,然後我才對得起生我養我教育我的台灣這塊土地。台灣非常好,但她可以更好,這是我唯一的目的。因此,我從不畏懼,因為我不忮不求、不愧於所學所知,而且對言論自由有堅定的信仰。秋後算帳,對我來說,完全就是個笑話,有什麼好擔心的?簡直是杞人憂天!我是一直這樣告訴自己的。我也讀過一些史書,當然知道中國歷史上的「文字獄」是怎麼一回事,扼要來說,就是挑剔文字、斷章取義、歪曲別解,而後以「莫須有」的罪名,羅織入法,甚至株連及相關人士。可這是古代,已經是百多年前,至少是幾十年前的陳年往事了,在現代已經號稱民主自由的台灣,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。我對台灣的民主充滿信賴與信心,深信我的言論即便會引發若干人的不滿或嫉恨,卻絕對相信,台灣容得下我這樣的一種不識時務的異議聲音。但是,你說我會不會害怕呢?我當然會害怕,但怕的不是最後我被羅織了怎樣的罪名,或遭受到怎樣的懲罰,我敢做敢當,即便鐐銬遍體、刀斧加身,也該坦然承受。但「文字獄」最可怕的地方,是儘管我手寫我口,我口應我心,但所有的解釋權都操掌在別人的口裡手裡,不容你有任何置辯的餘地;然後,它會有一連串相應的法律程序,查問、審訊、拷問、定罪、株連,讓你在這個程序中疲於奔命、心力交瘁,到最後甚至破財、喪生、亡家。儘管台灣現在已是民主時代,以言賈禍,大概最多不過罰鍰、判刑而已,但最令人心生恐懼的,是自己根本不曉得觸犯了怎麼樣的法律,而「查水表」可以徹頭徹尾的查到你一輩子的言行都無所遁形,更不用說其間可能耗費的時力、財力、精力,以及伴隨而生的焦躁、憂慮與恐懼等精神壓力了。民主必須保障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,任何法令會讓人民恐懼連免於恐懼的自由都被剝奪了,絕對是道道道地地的惡法!「反滲透」是必要的,但先得自己先有金身護體,具有絕緣的體質,才能免於外力的滲透。台灣的自由與民主,正是苦心建構而成的最佳絕緣體,捨此而不由,是對人民沒信心,是拿人民當盜賊看待,「反滲透」還未開始生效,而畏怖恐懼就先已「滲透」入骨髓,還拿什麼來「反」?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。圖/取自林保淳臉書 分享 facebook

反滲透法通過 台師大教授:我是一隻受凍的蟬